系统总攻巨肉 阳台上啊噗嗤噗嗤太深了小说

景区标识 2021-10-16 17:43
医生的话犹在耳畔,童言捏着孕检单,心里正经历着一场大风暴。

她才二十三岁,怎么会得那种可怕的病……

手情不自禁抚上小腹,她眉头紧锁。

要治病,就要不停的化疗药物,这个孩子势必保不住,但她舍不得。

蒋承灏不会再给她一个孩子了。

就在这时,司机小陈朝她走来。

“童小姐,先生要你马上回去。”

她点头,心里越发苦涩。

自从慕白回国以后,他就再不允许身边人叫她蒋太太,明明两人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……

“童小姐?”小陈一脸为难道。

没必要为难下边人,童言止住苦涩,起身跟着小陈离开,路过垃圾桶时,趁人不备把孕检单丢了进去。

十几分钟时间,到达蒋家别墅。

童言刚进门,就被震怒的蒋承灏提住了衣领。

“说!你把我和慕白的孩子藏到了哪儿?”

男人赤红着双眼,仿若地狱罗刹。

“承灏,你听我解释,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却被男人打断。

“收起你的虚伪!我再问一遍,孩子被藏到哪儿了?”

说着,大手暗暗用着力。

重病在身,童言有些受不住了,她毫不怀疑,自己会被当场掐死。

他从来不信自己,一次都没有。

女人眼泪簌簌落下,蒋承灏愣了愣,却再也下不了手,大手一松,童言像一片枯黄的落叶跌倒在地上。

“承灏,恩恩还那么小,一个人该有多害怕啊?我想他了,想他想的发疯!”身后的慕白红着眼嘶吼,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。

蒋承灏抱着慕白,心里涌起阵阵愧疚,她为自己生下孩子,不要名份,被童言收拾也忍着,现在却连孩子都找不到了,这一切,都是因为童言!

他紧盯着地上的女人,咬牙切齿道:“童言,夫妻一场,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说!”

呵!

童言气急反笑,只要慕白一哭一闹,他就会无原则站到她面前,眼前的男人,心瞎了。

忍住眼泪,她坚定的摇头,一字一句道:“我真的没有对孩子下手,与其在我身上浪费时间,不如好好查查别人,毕竟能在孩子身边的人就那么几个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慕白却突然哀嚎出声。

“童言,孩子是我的命啊,求求你还给我,好不好?”

蒋承灏把怀里人抱紧,视线落在童言身上,眼里迸发出嗜血的光芒,咬牙切齿道:“我的孩子生死不明,你……凭什么好好活着?”

冷冰冰说完,又朝着保镖吩咐道:“断了她的腿!”

童言心颤了颤,跳舞是自己的梦想,哪怕得了那么可怕的病,想想以后还有机会站上舞台,她心里也是高兴的,废了腿,无异于废了她半个人……

再忍不住,她朝着男人哀求道:“承灏,我们好好谈谈,不要这样……啊!”
话还没说完,她腿上挨了重重一下。

砰砰!

两个保镖拿着铁棍,一左一右毫不留情的打在她腿上。

蒋承灏就在一旁冷眼看着,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。身旁的慕白眼眸中闪过稍纵即逝的得意。

剧痛来袭,童言死咬牙关,不让自己发出一声,额上的碎发早已被汗水打湿,脑袋眩晕的厉害,她强撑着……

可小腹骤痛,身下有了温热感,她颤着手摸了一把,满手鲜血!

孩子!

再撑不住,她泪流满面看着男人,苦苦哀求道:“孩子,蒋承灏,救救我们的孩子!”

一句话说完,她抵不住晕了过去。

保镖眼中诧异,立马便停了手。

蒋承灏看着冷汗淋漓,下身几乎被血浸湿的女人,眼中闪过慌乱,匆忙上前抱起女人,大步往外走去。

身后的慕白拳头紧了又紧,小贱人,有自己在,她居然还能怀孕!承灏为什么就是不碰自己呢,难不成是发现了什么……

把疑惑怨恨压在心底,她装出一脸担忧,拔腿便追了上去。

闯了两个红灯,童言被送进抢救室。

迷迷糊糊间,她似乎看见蒋承灏焦灼的眼。

他会担心自己,一定是看错了……

童言醒的时候,蒋承灏陪在身边。

孩子……

想到自己满手鲜血的画面,童言心一凛,抓住男人的手,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焦灼问道:“孩子,孩子没事吧?”

男人强硬扳开她的手,没答话,反倒冷冷问道:“你没吃避孕药??童言,谁给你的胆子,敢私自怀孕?”

他们是夫妻啊!

心口疼的厉害,就像正被人用钝刀反复拉扯一般,童言忍住眼泪,昂着头一字一句道:“我们是合法夫妻,我怀孕,不管在道德上还是法律上,都是合理合法……啊!”

话还没说完,她脖子上放了只大手。

“蛇蝎毒妇,你也配养我的孩子!?”蒋承灏眯着眼,几乎是咬牙切齿道:“下午的专家,专门来给你做流产手术!”

“蒋承灏,孩子是我的,我要他!别逼我恨你!”童言惊恐的吼叫着,双手不安的挣扎,想挣脱男人的钳制,她毫不怀疑男人的心狠程度,下午自己一定会被人捆上手术台……

但,凭什么?

没错过女人眼中的不甘,蒋承灏冷哼了一声,阴沉着脸道:“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,说出孩子的下落!也许,我会考虑,放你一马。让你生下肚子里的孩子,去一个宜居的地方,无忧无虑的过下半生,嗯?”

童言眼中闪过希翼,可不过片刻,又恢复了死寂。

本来就不是自己做的,去哪儿说出慕白孩子的下落?视线落在自己红肿不堪的双腿上,她鼻头莫名酸楚,自己能怎么做,跟他申辩吗?有用的话,腿就不会变成这样了……

熟不知,这幅摸样落在男人眼里,更是徒添了许多怒火,该死的女人,还不说实话!

“万一慕白的孩子有什么事,我要你下半辈子,都生活在地狱里!”

冷冷说完,他松开大手,转身就要离开。

童言看着男人背影,却是更加恐慌,他不要孩子,她一定保不住,可这个孩子,几乎是自己余生的唯一期盼了……

再忍不住,她拖着红肿的双腿往前爬了爬,眼疾手快拽住男人的衣袖,苦苦哀求道:“蒋承灏,留下这个孩子吧,我会带着他走的远远的,不会再妨碍你们,只要生下孩子,我愿意跟你离婚。”
说完离婚,她反倒如释重负。

不爱就是不爱,也许从两年前慕白回国,他们的命运就注定好了。

“离婚?”

蒋承灏彻底寒了脸,弯下身子直视着女人的水眸,一字一句道:“童言,你真的以为我们的关系,是你说开始就能开始,你说结束就能结束的吗?”

说完,扯回女人手中的袖子,就要大步离开。

童言心空了一半,她已经愿意放弃蒋太太的头衔,蒋承灏还要怎么样呢……

难道,这个孩子自己真的留不住吗?

童言心颤了颤,忍不住大声吼道:“蒋承灏!”

男人眼中闪过不耐,可到底顿住了身子。
咪乐|直播|app|色版|直播|在线 通过对这些命名方法的比较,可以看出,其包括的行业大同小异,因而必然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。

© Copyright © 2019-2020 ycdtyr.com 版权所有  Sitemap

百度